加为收藏 | 设为首页
首页 · 期刊中心 · 论文欣赏 · 发布流程 · 期刊验证 · 合作保障
  现在是:
本页位置:首页>>期刊中心>> 教学研究 - 素质教育
 ※ 期刊导航
教学研究
医药卫生
建筑工程
经济管理
网络通信
政工人文
高新科技
农业机械
综合期刊
素质教育论文
“画图省识春风面”之“省”字综述及辨析
发布时间:2018-02-08  浏览次数: 13414
 

摘要:“画图省识春风面”中的“省”字,历来解释纷杂。目前可查已有“错误”、“察看”、“不识”、“略识”、“详识”、“休要”、“岂”、“曾经”等八种解释,可是哪种解释更符合杜诗本意呢?以《说文解字》《康熙字典》等工具书为依据,结合俗语词研究几位大家的认识进行辨析,窃以为“曾经”才是合乎历史原貌和杜甫原意的。

关键词:”之“省”      综述     辨析

 

《咏怀古迹(其三)》是杜诗中的精品,也是历代学者公认的名作又选入多种中学教材或各种古诗读本。其影响力长盛不衰。

但是,因为时代的变迁,历史差异背景的隔膜,阅读者的个人喜好,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理解“画图省识春风面”中“省”字的解读就是其中之一。经查阅研究,此处“省”字解释。杜甫曾说“读书难字过”。“省”字众说纷纭的这种现象,还真是值得我们细细研究、认真探讨了。

对于“省”字的解释,笔者先进行综述。

一为“过错、错误”。王锡臣在《“恨别”与“省识”——读杜小札》(《天津师院学报》1980年5期)中这样认为。“‘省识’就可讲成‘错识’,元帝只看画图错识昭君的美丽,因而造成她远嫁之恨。这样讲既紧扣《西京杂记》故事,也符合诗人讽刺元帝昏庸的主旨,对仗也工整,在字面上是文通字顺的。”魏耕原在《杜诗词语考释商略》(《兰州大学学报》2001年3期)、温显贵在《“画图省识春风面”中的“省”》(《语文建设》2011年7-8合刊)、曾坤在《<咏怀古迹>(其三)备课拾零》(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610期)中都这样认为。

二为“察看”、“检查”。明代王嗣奭在《杜臆》中首先提出这一看法,他说:“至今画图可识者乃其面耳,不知魂犹南归,深夜月明,若闻环佩之声焉。”“‘省识’即察识,讥笑元帝只从画图里去考察。”(周振甫《暮年诗赋动江关——说杜甫〈咏怀古迹〉三首》,载《唐诗鉴赏集》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)林庚、冯沅君认为:“省识,察看”。并解释说:“这句是说元帝只凭画图察看昭君的容貌,造成了遗恨。”(《中国历代诗歌选》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有王力先生主编的《古代汉语》(中华书局1964年)、傅庚生先生的《杜诗析疑》(陕西人民出版社1979年、周勋主编《唐诗大辞典》(凤凰出版社2003年)、袁行霈等注释《林庚推荐唐诗》(广陵书社2004年)、黄岳洲著《古诗文名篇难句解析辞典》(上海辞书出版社2005年)等认同此观点。

“不识”或“难识”。浦起龙:“省识只在画图,正谓不识也。”《读杜心解》齐鲁书社1997年朱鹤龄注:“画图之面本非真容,不曰不识,而曰省识,盖婉词。”徐仁甫“省识与空归对文,‘空归’有‘枉归’之义,则‘省识’亦‘不识’也。……‘省’有‘减’的意思。……‘画图省识春风面’,是说画图上的春风减了色,使人未识或误识。言‘省识’,不过是委婉其词罢了。”(《杜诗注解商榷》中华书局1979年)信应举:“省,可释为少。……省识,即不识或难识之义。”(《杜诗新补注》中州古籍出版社2002年)

四为“少识”、“略识”。此观点于清代仇兆鳌引朱瀚语:“省乃省约之省,言但于画图中略识其面也。”(《杜诗详注》中华书局1997年)沈德潜也认为“‘省识’犹略识。临去一见,略识其面也。”(《唐诗别裁集》中华书局1975年)《中国古典文学作品选注·唐诗一百首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编辑出版1978年)、《杜甫诗选注》(萧涤非选注,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)等书籍中也认同此观点。

五为“详识”。“省,觉察。省识,仔细地辨识。”马茂元、赵昌平选注《唐诗三百首新编》,岳麓书社1985年“‘省识’连用,或强调仔细辨识之意。”孟绍东《浅谈“画图省识春风面”中的“省识”》,才智201212

六为“休要”。表否定之意。解国旺认为“这样解释颈联二句,语句通顺,符合杜甫诗意,也切合史书记载与小说中画图之说,就七律句法也吻合一致,当为较为准确的解释。”(《“画图省识春风面”中的“省”字新解》,《长城》2013年4期)据解先生补充,此观点从《汉语大词典》(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0年)“省”字条目义项中得出其实“休要”“识”就是“不识”的翻版。

是将诗句作为反问句来理解,“省识”乃“岂省识”之省略。金性尧选注的《唐诗三百首新注》中,在诗句后直接加了一个问号(?),并加注释:“省(xǐng)识春风面,意谓元帝对着画图岂能看清她的美丽容颜。”(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)葛兆光亦言:“前一句是诘问句,意思是靠图画怎么能知道她那美貌容颜。”(《唐诗选注》浙江文艺出版社2006年)李炜在《杜甫诗词“画图省识春风面”解析》(《湖北函授大学学报2011年2期、屠岸在《再说画图省识春风面》(《咬文嚼字20128期)中也认同这种解释

“曾经”。此种解释最早源于张相先生。其曰:“杜甫《咏怀古迹》诗,其《明妃村》云‘画图省识春风面,环珮空归夜月魂。’此省识字,解者多从省之本义而作略识解,然上句云省识,下句云空归,句法开合相应,故此省识字以作曾识解为对劲。且证之周邦彦《拜星月慢》词云‘画图中旧识春风面,谁知道自到瑶台畔。’周词脱胎杜诗,旧识正曾识义也。”(《诗词曲语辞汇释》,中华书局1977年)此外,蒋礼鸿、郭在贻两先生分别在《敦煌变文字义通释》(蒋礼鸿集(第一卷)》,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年)、《旻盦文存》(《郭在贻文集(第三卷)》中华书局2002年)中认同这个观点。

以上的几种解释那种更为合理呢?

我们知道,《咏怀古迹(其三)》是一首严格的律诗。“判断一首诗是不是格律诗的最本质的两个标准,一是声律,二是对仗。所谓声律就是诗歌在声调的平仄对粘、韵脚的同韵相谐方面必须符合的规则;所谓‘对仗’就是在一般情况下,诗歌应该符合‘首联不对仗—颔联对仗—颈联对仗—尾联不对仗’的句式进程,来建构语词、组合意象。……《咏怀古迹》……这首诗是严格按照首、颔、颈、尾四联不对仗—对仗—对仗—不对仗这样的句式进程构建的。”(朱子辉《词语建构与诗意呈现——杜甫〈咏怀古迹〉解读》,《语文建设》2010年第10期)对于“老来渐于声律细”的杜甫,《咏怀古迹》正是他晚年的精品,诗人不会在“画图省识春风面,环佩空归月夜魂”中不注意“声律细”的。

既然是律诗,就要严格遵循对仗要求。在诗句“画图省识春风面,环珮空归夜月魂”中,“省识”与“空归”结构相同。“空”是副词,“归”是动词,“空归”是“副词+动词”的结构。那么,“省识”也应是“副词+动词”结构,“省”与“空”相对,“省”字也应是个副词。如此一来,将“省”解释为“过错、错误”、“察看、检查”之类应该是不合适的。这一点,清代金圣叹也说:“‘省’……若作实字解,何能与‘空归’对耶?此不可不辨。”(陈德芳点校金圣叹评唐诗全编,四川文艺出版社1999版)

《说文》及段注中,“省”无“过错、错误”之意。若这样解释,必定是通假字,通“眚”。但是,“省”通“眚”的用法,基本上是上古文献才可以见到。如《尚书•洪范》:“曰王省惟岁,卿士惟月,师尹惟日。”《说命》:“惟干戈省厥躬。”《周礼•春官•大宗伯》:“省牲镬。”等。后世这种用法很少,特别是在秦朝开始的“书同文”之后,这种用法几近绝迹

    “察看、检查”,《说文》“省,视也”,段注“省者,察也”。这是从本义来看的。蒋礼鸿先生在《怀任斋文集•杜诗释词》指出“杜诗以空归、省识为对,省并当为疏状字,若以省即是识,则偏枯而失明矣。”(《蒋礼鸿集卷四》,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年)

以上的两种解释只能作为实词理解,故在此处都是不合适的。

至于“不识”“难识”、“少识”“略识”、“详识”这几种解释,以程度副词来对待,从诗歌对仗角度来看,都是可以的。但联系历史事实,这样的解释好像也站不住脚。在昭君远嫁匈奴之前,汉元帝虽然未睹其真容,但从画工毛延寿所画的图像中“识”得过。解释为“不识”,与从画像中“识”得是不一致的。解释为“详识”,更不符合历史事实。如果是“详识”,就不会有远嫁匈奴之憾、夜月空归之悲、《昭君曲》之怨了。

解释为“少识”或“略识”,这是从“省”字的引申义来解读的。段玉裁《说文解字注》“凡省必于微,故引申为减省字。”“从少目者少用其目省之。用甚微也。”《集韵》“简也”,《韵会》“少也”这应该是“少识”、“略识”此种解释的缘由。此种解释,在《康熙字典》《辞源》中都注音为“shĕng”。段注“眚”“假为减省之省”“眚,犹人省瘦也”。《礼记•乡饮酒义》“拜至献酬辞让之节繁,及介省矣。”注:“小减曰省。”这样,“少识”“略识”又与“眚”的“减省”“省瘦”联系到一起,解释为“减少”之意。但是看画像与识真人之间,并不能以“少识”“略识”“难识”来理解。

“省识”乃“岂省识”省略的说法,将诗句作为反问句来理解,似乎可以。但是这种解释只是加深了语气,强化了情感,并无任何根据。何况杜诗中也没有其它的诗句可以作为辅证来说明。从个人主观臆测出发,这种解释值得商榷。

窃以为,杜诗只是想陈述汉元帝见到过王昭君画像之事,这里并没有“识”得程度的高下之别。以程度副词来判定“省识”的意义,就太过于纠结历史的情状。     

王昭君的事迹,作为正史的《汉书》只是一笔带过。《元帝纪》“赐单于待诏掖庭王樯(嫱)为阏氏。”《匈奴传》“元帝以后宫良家子王樯(嫱)字昭君赐单于。”这些记录并不详细。昭君的实际情形并未可知。《后汉书》及东晋孔衍的《琴操》也未提及“画图”之事。

晋葛洪《西京杂记》确载“画图”之事。“元帝后宫既多,使画工图形,按图召幸,宫中皆赂画工,昭君独不与,乃恶图之,遂不得见。后匈奴求美人为阏氏,上以昭君行。召见时,貌为后宫第一。帝悔之,乃穷按其事,画工毛延寿弃市。”《西京杂记》是小说样式,杜诗采用《西京杂记》的记载,也只能说有“画图”之事。真实的历史原貌杜甫亦未可知。因此,宋代韩驹认为:“盖其事杂出,无所考证。”(《题李伯时画昭君图序》)既然是“其事杂出,无所考证”,以上各家根据“画图”之事的解释就是各取所需、各采自说了。

在《说文解字注》《康熙字典》《辞源》《说文解字诂林》等各种工具书中,“省”字确实没有“曾经”的义项。但笔者以为,此处将“省”解释为“曾经”应该完全可以的。

前文说过,杜甫只是想陈述汉元帝见过昭君画像之事。也就是说,杜甫只承认汉元帝“识”“画图”事,而“曾经”与此正相应。“一去紫台连朔漠”后,据《后汉书·南匈奴传》:“及呼韩邪死,其前阏氏子代立,欲妻之,昭君上书求归,成帝敕令从胡俗,遂复为后单于阏氏焉。”这样才有环佩空归月夜魂”的悲剧。可见,“画图”只是作为件进行叙述。“画图”的真实情况杜甫并未深究

但是,也有人认为:唐诗中不少“省”字作“曾经”解时是有一些条件的,而“画图省识春风面”不满足这些条件:其一,“省”与“曾”常以对文出现而意义相同,即互文而见义。其二,唐诗“省”字如单用的话,作“曾经”义其前一般有“未”、“不”来修饰或限制,构成“未省”或“不省”,其意义为“未曾”或“不曾”。(徐蕾《“画图省识春风面”中“省”字释义解析》,《现代语文》2013年9期。下简称“徐文”。)这两种情况,张相先生在《诗词曲语辞汇释》“省”字目中有说明。张著《汇释所说“省与曾对举者”“各诗之不省或未省,皆即不曾或未曾也”即徐文所言“互文而见义”“其前一般有‘未’、‘不’来修饰或限制”。除此之外,先生另举了“省曾二字联用”的诗句,并言“凡此省曾,皆重言而同义也。”后又补充“省向”、“谁省”、“省对”、“省识”的诗句。这充分说明,“省”字解释为“曾经”并不是一定满足上述两个条件。

    另外,结合《敦煌变文字义通释》中对“不省”“未省”“省”等语词的分析,黄灵庚先生也指出:其实,“省”解作“曾”,也可以单用。未必一定要与否定副词合用。韩愈《送无本师归范阳》:“两鸟既别处,闭声省愆尤。”杜甫《闻斛斯六官未归》:“老罢休无赖,归来省最眠。”以上“省”皆解作“曾”。(《训诂学与语文教学》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年)蒋礼鸿先生也说“云曾识者,盖谓画图则曾识面矣,而紫台一去,终没胡沙,环佩归魂,竟成冥漠,其谁得而复觏,惟有抚琵琶之怨曲,识遗恨于无穷已耳。李郢‘谁省春风见玉颜’,与杜诗字面正同,亦一证。”(《蒋礼鸿集卷四•怀任斋文集•杜诗释词》,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年)

以上可见,将“省”解释为“曾经”,这在唐诗中是很常见且常用的。“省”字,在当时应该是以俗语词出现的。“所谓俗语词,大体上是指古代的方言口语之类。……自近人张相的《诗词曲语辞汇释》和蒋礼鸿先生的《敦煌变文字义通释》先后问世之后俗语词的研究算是有了长足的进步,但远未到达穷尽之日。以唐诗而论,俗语词时有出现,而均不甚可解。凭藉张、蒋二书所能解者大抵十之四五,其余十之五六尚有待我们去猜谜射覆。”(《郭在贻敦煌学论集》,江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)古代语词在发展的过程中,会发生一些变化。这变化一定和当时的社会生活、语言环境、文人习性等密切相连。唐代元稹的“每曾同坐卧,不省暂参差”(《代九九》)是如此,杜诗也是如此,我们不能用上古文献或后人的眼光来证明“省”在唐朝时情况,“以杜解杜”,也有“老罢休无赖,归来省最眠”的诗句,并非孤例。

余以为,将“省”解释为“曾经”,既符合语词在当时的使用情况,也与史书记载相应,更符合杜诗本意,亦可“悲昭君亦自悲也”(明代王嗣奭《杜臆》)创作意图。

 


 
友情链接:

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   中国知网    万方数据库    维普资讯网    龙源期刊网   
版权所有 大连真知教育咨询有限公司

邮箱:hengjialunwen@163.com QQ:2629143848 电话:13161138767
 -